触不可及的爱情 已完结

触不可及的爱情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可可奶牛 主角:夏初顾夜宸

【触不可及的爱情】小说在线阅读-触不可及的爱情免费版目录阅读全文

《触不可及的爱情》小说介绍

可可奶牛的《触不可及的爱情》这本书可谓用心良苦,内容很吸引人,人物描写精致,高潮迭起,让人流连忘返,夏初顾夜宸是该书的主角。主要讲述的是:不安自心底蔓延开来,叫她越发害怕,两年前她就知道,嫁给顾祁言,她这辈子都不会跟顾夜宸再有可能了,可走到今日,她……

网友青萝楚歌推荐理由

《触不可及的爱情》这本书的内容严谨,文字诙谐有趣,作者可可奶牛的笔力也不错,一读就停不下来。

《触不可及的爱情》小说试读

温知知骄傲地站在门口,本就身材高挑的她,还穿着十公分的高跟鞋,硬生生把一米六的张妈衬成了小矮子。

闻声而动的夏初抬眸,看向得意的温知知,眸底划过一抹恨意。

温知知,你还敢来!

“念念不忘怎么了?你温大小姐是对自己不自信吗?”夏初淡然地收好医疗箱里的酒精棉签,抬头对上温知知的眼睛,故作恍然大悟,嘲弄地说道:“对哦!毕竟都是偷来的东西!温小姐没有自信,也是正常的。”

“你说什么!”温知知脚步飞快地冲到夏初的跟前,眼神里几乎要喷出火来。

她偷来的又怎样?又不是夏初给顾夜宸换的肾,既然是匿名的人,那肯定不愿意让顾夜宸知道,何不成全了她呢?

温知知理直气壮,又圆又大的眸子里丝毫不见愧疚。

夏初嘲弄地笑了笑,“温小姐的教养,就是做贼抢走别人的东西吗?那我真是见识了。”

“夏初,你别太嚣张!你已经不是顾家二太太了,更不是夜宸哥哥的心尖尖了!”

温知知居高临下地看着夏初,见她膝盖上一大片都被磨破了皮,发出一声嗤笑,“瞧瞧,这是刚被赶出来吧!真可怜,听说你什么都没捞到呢!”

“温小姐,这里是夏家,请你说话注意点!”夏夫人最见不得的就是别人说她女儿,她女儿什么都好,就是太善良,才会让这些人欺负。

对上夏夫人满是怒气的目光,温知知脸上满是得意,“夏家又怎么样?得罪了我,小心我让你夏家不复存在!要知道,我背后可不止温家,还有顾家呢!”

“温知知,你够了!”夏初见妈妈气得不轻,挡在了妈妈的面前,面色阴沉。

都是偷来的东西,温知知凭什么耀武扬威!

闻言,温知知好似听了天大的笑话一样,嗤笑一声,“够了?没够!夏初我告诉你,别以为你跟顾祁言离婚了,你就能跟夜宸哥哥旧情复燃了,当初你选择顾祁言,夜宸哥哥对你就只有恨了。”

温知知的话犹如当头棒喝,狠狠砸在她的头上。

她当然知道顾夜宸恨她了,只是心里还奢望着,或许他对自己还有感情。

双手暗暗捏成了拳头,修得平整的指甲逐渐陷入手心的嫩肉里,她却丝毫没感受到。

“夜宸哥哥是我的!你最好离他远点!”温知知气势汹汹,她决不允许夏初跟顾夜宸再有半点关系。

夏初抬眸,对上温知知凶狠的目光,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也是,温知知提心吊胆了两年,怎么甘心轻易把顾夜宸让出去?可她的担心是在太多余了,从跟顾祁言结婚开始,自己就没想过跟顾夜宸重修旧好。

清澈的眸子闪过一抹泪光,好似蝴蝶翅膀一般的睫毛微微颤抖着。

“温小姐,话说完了,就请你出去。”夏夫人一直被夏初拦着,没能发火,见温知知这么猖狂,忍耐已然达到了底线,面色阴沉地看着温知知。

温知知轻蔑地看着夏夫人,嘲讽道:“在我面前狂什么?不就是一个夏家吗?得罪了我,小心我让你们夏家烟消云散!”

她大步走到夏夫人面前,眸底竟是轻蔑。

“你……你!”夏夫人被她气得不轻,“温家好歹是社会名流,就教出你这种没教养的人吗?”

夏夫人气得浑身颤抖,咬牙切齿。

温知知被她这么一说,顿时怒火中烧,猛地一把推在夏夫人的身上,“你才没教养呢!也不知道谁教的女儿,朝秦暮楚,眼看着夜宸哥哥就要死了,转身就跟顾祁言在一起了。”

“你知道什么!”夏夫人被气得不轻,扬手就要打她,手腕却被温知知死死握住。

“夏夫人,不要忘了我刚才的话,我能让你们整个夏家,覆灭!”温知知眼神里满是得意张狂,谁让夏初当初选择了顾祁言呢?

说完,她一甩手,夏夫人就被她甩得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

“妈!”夏初手疾眼快,堪堪扶住了夏夫人,“温知知,闹够了就请你滚出夏家,这里不欢迎你!”

“我还不稀罕呢,这夏家的空气啊,闻多了都让人觉得窒息。”

温知知脸上满是嘲讽,“我最后提醒你一次,离夜宸哥哥远点!”

提到顾夜宸,夏初死死咬住嘴唇,脑海中尽是她和顾夜宸曾经的种种,只可惜,都不复存在了。

心底酸涩无限蔓延,温知知冷嘲热讽的话接二连三。

夏初怒火中烧,扬手就要一巴掌打在温知知的脸上。

“啊!”温知知下意识闭上了眼睛,等了一分钟,却没等到预料之中的痛意。

“夏初,你胆子够大的!谁让你打知知了,嗯?”

低沉的语调,除了顾夜宸,还会是谁?

夏初对上顾夜宸黑得跟墨一般的眼睛,心尖疼得打颤。

为什么不能打?温知知都上门挑衅了,有什么不能打?

她唇角勾起一抹自嘲,一把甩开了顾夜宸的桎梏,冷声说道:“谁?当然是我自己了,温知知上门挑衅,还推我妈,难道这就是她的教养?如果是,还请顾先生把她带回去,教育好了再放出来,别跟疯狗似的到处咬人!”

“你!”温知知眼神里尽是冷意。

“我?”夏初挑眉,眼底尽是嘲弄和失望,“我巴不得把你打死,你就是一个小偷,偷走别人东西的小偷!”

她眼底闪着泪光,唇角却微微上扬,嘴唇嗫嚅着,真相却迟迟说不出口。

温知知没想到她会在顾夜宸面前这么说话,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双手做考拉状抱着顾夜宸的手臂撒娇道:“夜宸哥哥,我就是想让她离你远点,她却说我是冒名顶替,我那么爱你,怎么可能骗你呢!”

说着,她硬生生挤出两滴泪来,楚楚可怜地望着顾夜宸。

“呵!”

顾夜宸冷笑一声,踱步缓缓走到夏初跟前,“小偷?”

“难道不是吗?”夏初脸色铁青,见佣人已经把夏夫人送回了房间,心底这才有了底气。

网友裸钻点评:全文语言流畅,行文舒展自如,自然洒脱,称得上是一篇较成功的现代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