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犬皇子小厨娘 连载中

忠犬皇子小厨娘

分类:穿越架空 作者:正月十七 主角:唐安菱阿善

【抖音】《忠犬皇子小厨娘》唐安菱阿善免费试读

《忠犬皇子小厨娘》小说介绍

主角叫唐安菱阿善的小说叫《忠犬皇子小厨娘》,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正月十七所编写的穿越架空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拥有一个只听自己话,并颜值与武力值皆爆表的死侍是一种什么感觉?好处是,在他的保护下,穿成魔头之女身份的唐安菱,遭遇追杀不用再担心被砍死,倍有安全感。而坏处是,她这个‘重生礼物’没有人类感情,杀起人来连她都瑟瑟发抖。摆脱不掉他,唐家菱只得将他打造成一个傻子人设带在身边。却不成想之后的日常便变成了她时不......

《忠犬皇子小厨娘》小说试读

那条眼镜王蛇死后发生的变化太过诡异,这让唐安菱始终对阿善不太放心。

她时不时检查一下他腿上被蛇咬过的伤口。

直到再一次黄昏到来,伤口没出现红肿,阿善也没出现任何异样,唐安菱才彻底放下心来。

也许是她认错了,也许那只是一条长得与眼镜王蛇相似的无毒蛇吧。

毕竟她并不是蛇类专家,认错也是有可能的。

接下来的几天,阿善的伤势在渐好转,也没再出现过发烧情况,唐安菱便彻底把蛇的小插曲遗忘在脑后。

为了便利,两人将住的地方挪到了那条河附近,用水更加方便。

沿河有不少大小不一的浅滩。

深一点几乎可以算是一个小池塘,清澈的河水里可以看到不少鱼虾。

这里终年无人,所以鱼和虾的个头皆极肥美。

不过因为阿善身上有伤,她暂时还不敢给他吃这些河鲜。

人人都道万寂山脉是禁地,说的多可怕。

但目前来说,这里美好的有如天堂。

各种食材药物取之不尽,危险却是暂时未遇到。

唐安菱甚至连一只体形稍大的动物都没见到。

那条莫明出现的眼镜王蛇就像是个突兀的外来者一般。

阿善身上有伤,唐安菱尽量让他少动。

而她自己则一直在找穿过这条河的路。

没有,一直没找到。

这条河很长,看不到源头在哪里,并且每一处的水流都格外湍急。

这让唐安菱想寻一段平缓处游过去也行不通。

她和阿善就像是被困在瘴气与河流围绕住的一个巨大牢笼中。

牢笼里虽风景优美,物资丰盛,但却依旧还是牢笼。

她得想办法穿过去。

而且有这条河的阻挡,若是怀王爷又或是那些想抓她的人,也发现了破解瘴气的秘密,追击而来。

到时她怕是只有两种选择。

一是和阿善一起跳入河中,随河水冲到哪里算哪里,没被淹死便是命大。

第二便是老老实实被抓。

至于被抓后的命运只能交由上天了。

再一次寻路无果后,唐安菱泄气而归。

远远看见阿善如她走时一般,坐着一动不动。

这愣木头,让别动,还真就一动不动。

她不禁想起曾经她惧怕他,想逃离他时的情形。

她会命令他不许动,随后才拔腿跑路。

在他再次动身寻她踪迹前,是否一直如现在这般听话?

便是刮风下雨也站在原地等着她的归来?

“阿善,让我看看你的伤。”

与他相处越久,曾经的惧怕散的无影踪,心中的愧疚却是越聚越深。

阿善的恢复能力极好。

这才几天的时间,曾经狰狞的伤口已经结痂,剩下便是等慢慢恢复了。

“阿善,今天给你吃肉。”

午餐除了依旧的菌菇宴外,唐安菱在水滩里叉了一条肥美的鱼。

用酸甜的野葡萄烹饪。

味道类似糖醋鱼,但天然的口感却是胜过糖醋鱼数倍。

这酸甜的口味果然让阿善喜欢,唐安菱甚至错觉得阿善在吃鱼时眼睛亮了几分。

再细看,那漆黑的眸子中又似乎瞧不出异样来。

唐安菱叹了口气,果真只是眼花。

“阿善,要不明天你和我一起去寻路吧。唉!我们一定要想办法穿过那条河。”

结果第二天她刚带着阿善去河边,便瞬间完美的解决了一直困扰她的问题。

就……就这么简单?

人站在河对岸时,唐安菱还有些没回过神来。

对于她来说彷如拦路虎的河,阿善只是抱着她嗖的一声就过去了。

她还真是蠢呀。

此前阿善在她面前杀人时,手法皆残忍直接,野蛮的没有任何招式技巧,以至于她都不知道阿善还会轻功。

“阿善,阿善,我们再回去把东西收拾一下。”

这次只是出来找路,东西皆没有带在身上。

话音刚落,她再次被阿善拦腰抱起,纵身一越,轻松过了河。

“阿善,你好厉害!”难题解决,唐安菱抑制不住的高兴。

对于她的夸赞,阿善依旧面无表情如同雕塑。

“让我看看你的伤。”高兴归高兴,唐安菱还惦记着他身上有伤。

抱着她这么大一个活人,嗖来又嗖去,别伤口再次裂开了。

阿善没动作,唐安菱便直接上手去掀他的衣服。

这些时日,每天晚上因为冷,两人都是相依偎在一起入睡。

在唐安菱眼中,她并未将阿善当成男人看待,自然无所顾忌。

她低头查看阿善的伤口时,没有看到阿善也低头看着她。

幽如古井的黑眸中似乎多了些波动。

“还好,伤口没有裂,走吧。”

男人沉默跟上。

回到住处,收拾好东西,起身时,唐安菱突然感觉到一阵眩晕。

脚步一个趔趄,幸好被阿善扶住。

叶青炽……

脑海里突然浮现这个名字。

叶青炽?

是怀王爷此前对着她呼喊这个名字,所以给她留下了印象?

还是说这个叶青炽是唐绥很熟悉的人?

唐安菱一动不动地倚靠着阿善,任大脑的眩晕感慢慢消散。

眩晕来的突然,又散的极快。

她揉揉太阳穴,轻吐一口气:“阿善,我没事了。”

阿善沉默接过她手中的包裹。

唐安菱笑了。

这个人明明像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但在这些事情上,却又做的像个最称职的男朋友一般。

这也是被训练出来的结果吗?

唐烈送自己女儿的死侍,还真是训练的事无巨细。

而阿善会成为唐烈的目标,怕也是因为俊美的长相吧。

要送便送最好的?

这第二次过河,却是没有第一次那么顺利。

阿善抱着她落在河对岸的岩石上时,没想到这块岩石远看粗粝,其实却是又湿又滑。

两人差点摔进激流的河里。

还是阿善抓住一块凸起的尖锐石块,一个用力,让两人身体前倾,向着岸上摔去。

唐安菱感觉自己的唇不小心擦过阿善的脸颊,甚至似乎还擦过他的唇瓣。

带着意外的柔软。

这狠狠的一摔,唐安菱却是没感觉到有多痛。

因为落地时,阿善用手护住了她的头,而他则直接垫在她身下成为人形肉垫。

河岸边多是嶙峋的碎石块,阿善没发出一丝轻哼。

但鼻间闻到的血腥味,让唐安菱知道他又受伤了。

她慌忙爬起来检查,果然除了此前的箭伤又重新裂开后,他的后背被尖石划破无数细小血口。

那块被临时当作衣服的布也被划破染上鲜血。

“阿善!”唐安菱担忧看过去,但男人仿佛感觉不到痛一般。

静静地看着她,依旧漠然。

这个傻子,这个傻子是不知道痛?还是说眼下的痛与他曾经的经历比起来不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