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犬皇子小厨娘 连载中

忠犬皇子小厨娘

分类:穿越架空 作者:正月十七 主角:唐安菱阿善

主角名叫唐安菱阿善的小说

《忠犬皇子小厨娘》小说介绍

《忠犬皇子小厨娘》是作者正月十七的经典作品之一,小说主要人物是唐安菱阿善,作者文笔细腻流畅,情感质朴生动,值得一看!这本小说主要讲述的情节是:拥有一个只听自己话,并颜值与武力值皆爆表的死侍是一种什么感觉?好处是,在他的保护下,穿成魔头之女身份的唐安菱,遭遇追杀不用再担心被砍死,倍有安全感。而坏处是,她这个‘重生礼物’没有人类感情,杀起人来连她都瑟瑟发抖。摆脱不掉他,唐家菱只得将他打造成一个傻子人设带在身边。却不成想之后的日常便变成了她时不......

《忠犬皇子小厨娘》小说试读

方才还寂静的城门口突然一下子热闹起来。

哐当,两侧瓦舍紧闭着的门数道被打开,不少身穿赤红轻甲的身影鱼贯而出。

手中执弓,行动有序,一看便是训练有素。

不止这些,甚至两侧房屋顶上,也多出两排红色身影,冰冷的箭头皆对准她和阿善。

唐安菱柳眉紧皱。

她何德何能?这荒废的西城门都如此阵仗,可以想像其它三个城门是何景象。

此前她偷听,分明听到那个怀王爷吩咐要留她活口,眼下这是变卦了吗?

她不想杀人,却也不想被人杀。

眼下这包围之势怕是阿善拼尽全力也难突破。

“唐姑娘,王爷有令不伤姑娘分毫,若姑娘能主动跟我们走,我们定以礼待之。”

以礼待之?

呵呵,不过是想让她说出唐烈留下的东西在哪里吧,若到时候她答不出来,这个以礼待之定会变成严刑拷打了。

“那他呢?”唐安菱看向阿善,“你们又将如何处置他?”

贾永没有出声,唐安菱却是已经知道答案。

杀无赦。

阿善面无表情看着围住他们的众人,却是突然伸出胳膊,将唐安菱挡在身后。

眼前的身影如一座巍峨高山,暗影笼罩着她,像是任风吹雨打也不动摇半分。

唐安菱心中某处突然柔软下来。

是唐烈训练了他,无论何时都要保护她吗?既便拼上自己的性命?

“阿善,过来。”方才那句以客待之让唐安菱肯定了怀王爷还是想留她活口。

所以她决定赌一把,她要赌这些人不敢违背怀王爷的命令。

拉下阿善的胳膊,唐安菱走到他身前。

她看着贾永,语气从容:“你们王爷打算以礼相待,但你们眼下却拿着弓箭对着我,哪来半点礼数,不如你们把箭收了,我主动跟你们走如何?”

贾永皱起眉头,看向她身后的男人。

这死侍的可怕他自是有耳闻,若他不死,他没有把握,也不敢将人带到王爷面前。

但这魔头之女眼下的架势,似乎是打定注意要与她的死侍共存亡。

不杀了那死侍,他们带不走这魔女,但若是杀了这死侍,这魔头之女必定会受伤,这就违背了王爷的命令。

眼下是一个无法突破的局面。

沉思片刻,贾永皱眉抬起手,这是准备放箭的命令。

身边下属心一惊,立马上前提醒道:“贾营长,王爷说不能伤那魔女分毫。”

“他会救她!”贾永眼睛死死盯着面无表情的男人,又补了一句:“那死侍一定会拼死护住自己的主子。”

这话是说给下属听,但更像是说给自己听。

虽如此一来那魔女必定会受伤,但只要人还活着,便比这魔女从他这里逃出城,受到的责罚要轻。

“人一定会活着送到王爷面前。”贾永再次强调。

“唐姑娘,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何苦为了名死侍将自己的命搭上。”

“你打算违背你家王爷的命令?”

“王爷想要你活口无非是想探出此前唐烈留下的东西在哪里,只要留你条命在,王爷不会责罚。”

贾永虽面上镇定,内心却是隐隐浮起不安,真的如此吗?

他到时候将受伤的人带到王爷面前,真的不会受罚吗?

他不敢确定。

怀王爷平日里看着云淡风清,但能掌管神箭营和监察司的人又岂会真的好说话。

曾经朝中有位年过花甲的刘大人在即将脱下官服,回家颐养天年之际却被查出与几桩贪污受贿的重案有关。

刘大人为了保住满府家眷,祈求掌管此事的怀王爷念在他两朝为臣的份上,饶恕家人,最后一头撞死在殿前以死谢罪。

便是如此,怀王爷依旧不理那些求情的老臣,将刘府抄了家。

斩首的斩首,发配的发配……

从那以后,所有人都知道,这位看似性子沉默的怀王爷其实最不通情面,也最为冷酷。

贾永越想越不安,做最后的尝试。

“唐姑娘,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要不要让开。”

唐安菱从贾永的眼神中看出他内心的纠结,也咬牙做最后的坚持:“不让!”

她眼里的坚决**到贾永。

“那便别怪我了!放箭杀了那名死侍!”

妈蛋!竟然遇到个莽夫,连自家王爷的命令也敢抛掷脑后。

漫天箭羽铺天盖地而至,唐安菱瞳孔猛然巨缩,突觉腰身一紧,撞入一个坚硬的胸膛。

她被阿善捞进怀里。

随即阿善抱着她以极快的速度向着一侧屋檐冲去。

屋檐下长长的竹竿上正凉晒着几件衣服。

阿善猛的抽出竹竿,没有任何停顿,这竹竿便在他手中化为武器,刷刷刷扫掉射向他们的利箭。

他虽看着像是活死人,但在这方面却敏锐异常。

一股浓浓血腥味突然钻入唐安菱鼻间,低头这才看到虽然阿善挡住大部分的箭,但腹部却还是中了两支。

“阿善!”唐安菱心惊,但下一秒,眼前一暗,那挺拔的身躯再一次充满保护欲地挡在她的身前。

他就像是不知道痛,甚至都不曾低头看一眼自己的伤。

只依旧紧握着已经断成两截的竹竿将她护在身后。

浓烈的血腥**得唐安菱眼眶酸涩起来。

她可真傻呀,这样的阿善,她为什么一直防备着他,一直担心他会伤害自己?

他为了救她,可是傻到连自己的命都不顾。

站在远处的贾永神情一喜,他赌对了。

那死侍果然如他所料,拼死也要护主。

眼下中了箭却依旧挡在最前面,让王爷要的人毫发无伤。

“唐姑娘,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的死侍已经受伤,怕是抵挡不住这一次的箭了。”

唐安菱慢慢自阿善身后走出,眼睛死死盯着贾永。

她突然自地上捡起一支箭,手一翻转,箭尖对准自己的心口。

“你认准他一定会拼死护我是吗?那不知若我死了,你拿什么去交待!你们王爷又如何查到我爹留下来的东西。”

她的眼神满是嘲讽。

“你!”

贾永脸上的惶恐让唐安菱笑了,她还是怕死呀,她应该一开始就干脆豁出命来赌,那样阿善是不是就不用受伤了。

阿善突然往前一步,用没有情绪的眼神看着她,手却是伸过来,作势要拿走她手中的箭。

这是他的本能,唐烈训练出来的本能。

任何人都不可以伤害她,包括她自己。

“阿善,别动。”

唐安菱轻轻道,声音与眉眼第一次对阿善露出温柔。

她伸出一只手去握住阿善伸过来的手,十指相交,轻轻拉下阻止他的动作。

再转头看向贾永,眉眼间温柔散去,代替的是决绝。

随即唐安菱银牙一咬,手腕用力,那箭便刺入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