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驾临,坏爹地快投降 连载中

宝宝驾临,坏爹地快投降

分类:短篇言情 作者:四月海葵 主角:秦初初顾子辉

秦初初顾子辉小说全文 《宝宝驾临,坏爹地快投降》新书在线阅读

《宝宝驾临,坏爹地快投降》小说介绍

秦初初顾子辉是短篇言情小说《宝宝驾临,坏爹地快投降》中的主要人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四月海葵,

《宝宝驾临,坏爹地快投降》小说试读

就在秦紫玥刚打算抬手给他一记耳光的时候,秦明宇却突然铁青着脸而后大声呵斥道:“紫玥快住手,这个男人不能得罪!”秦明宇的声音瞬间就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正打算一记耳光落在对方手上的秦紫玥也愣了愣,而后手高高抬起在半空中没有落下。

诧异的看向了秦明宇,四目相接。

只见秦明宇严肃的摇了摇头,样子看起来似乎不像是在开玩笑一般。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秦紫玥这才认真的打量起了面前的这个男人,他虽然看起来玩世不恭了一些,可是若是正经看的话,倒是还挺耐看。

微挺的鼻梁,如刀削般的俊脸,鼻梁上的眼睛因为太阳而泛着一丝淡淡的光芒。这个人的身上散发着一种无形的气质,令人的视线忍不住移动向了他的身上。

饶青青的脸色也有些难看,哆嗦了一下连连往后退道:“这个男人是……是尤昊!”尤昊?

所有人都被这个名字给怔住了,而后纷纷将目光投向了那个眼镜男。

传闻中在三年内就连续拿下博士硕士职位,并攻读医科专业,紧紧用了一年的时间就在美国将职业医师资格证书拿下。最令人畏惧的是,尤家的医疗工程也是全国性的遍布,并且分支在世界各地,技术也是最先进的,也可以说是垄断了全国一半以上的医疗企业。

可想而知,尤家的势力在任何一个地方都是举足轻重的,而这个男人居然会对着那个落魄的男人做出这么恭敬的举止,可想而知,那个穿着睡衣的男人身份绝对也没有那么简单。而且如果刚才他没有听错的话,尤昊应该说了一句顾氏集团的CEO这几个字吧,莫非面前的那个男人是……一瞬间所有的事情都在这几秒内弹道了解释。

秦明宇的眼瞬间瞪大,若是这件事情真的如他所想这般,那可就糟糕了!顾氏集团的实力比尤家的要多的多,这两个男人不管是哪一个都不是他秦家所惹得起的!

冷汗从背后瞬间冒出,这个时候他才料到这个事情有多严重。就算地上那男人不是顾子辉,光是尤昊就让他们够呛了。

就在尤昊还正故作严肃着的时候,秦初初的声音却突然打破了这片宁静。

“顾子辉!你没事吧。”她的声音带着几分焦急,脸上那种无措的表情更是让人有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尤昊眉头微皱,而后转过身这才急匆匆的赶到了顾子辉的面前,伸出手轻抚了一下他的额角,果然,刚才他的表现看起来就这么不对劲,原来是发烧了。

果然是昨天晚上吹了一晚上海风的原因吗。

低咒了一声,尤昊这才弯下身子将顾子辉直接抱了起来抗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而后秦初初也是忍着自己脚上的痛意,而后跌跌撞撞的跟在了他们两人的身后,若是留在这里的话,一定没有活路的,对于这一点秦初初一直都心知肚明。

带着一丝复杂的神色,秦初初缓缓回头看了一眼出卖她的几个店主,眼中满是受伤的神色。而后眼中不再带一丝留念,快速的转头追赶上了前方人的步伐。

但是令人诧异的是,尤昊似乎没有打算要帮助秦初初的意思,伸出手将他车门拉开,而后耐心的将顾子辉置放在了后座之后,他才缓缓的走回了驾驶座上。

没等秦初初走上来,他就驾驶着他的爱车消失在了秦初初的视线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秦初初被弄的一头雾水。

可是现在吃着脚追上去显然是不理智的行为,无奈之下秦初初只好绕道了一下,而后手里紧紧的攥住刚才买菜剩下的零钱去往了另外一条偏僻的街道。

因为脚上受伤的缘故,秦初初不得不花多倍的时间这才成功的买到了之前所购买的一些东西。而此刻她却已经是疲惫至极了。

坐在街角处,秦初初一边短暂的休息起来一边回想着刚才的那番对话。

尤昊?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可是却怎么都想不起来。轻轻的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秦初初这才重新站立起来。

若是现在走的话,在太阳落山之间应该能赶回顾子辉的别墅的。自我安慰了一番,秦初初这才一瘸一拐的按照记忆力的位置缓缓的走动了过去,殊不知她的动作却早都被看在眼里。

豪华的别墅内,周围布满的是精致的壁画。从这布置来看就能看的出这别墅的主人是个什么个性的人。

一个通白的房间里,尤昊的声音划破长空开口道:“你说她一个人赤着脚走回了辉的别墅里?”

电话这头的男人声音似乎有些颤抖,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他的步伐缓缓止住,而后盯着秦初初的背影这才开口道:“是的,绝对不会有错,那个方向是顾子辉先生海边的私人别墅,绝对不会错的!”

那可是一大片的沙滩啊……在前期路上,一路上几乎都是纵横交错着的树枝还有各种小石头和杂烩物,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那个女人脚下应该是被划伤了才对。而跨过那片树林之后可是一大片的海滩。

他的眉头忍不住一皱,这对于受伤了的脚来说是最痛苦的一种考验和折磨。那个女人应该知道这个事情的不是吗,为什么还那么固执的决定走回去……

秦初初只觉得她随时都会跪倒下去,脚下那种剧烈的疼痛几乎要将她的神智给夺走。

碰。终于还是忍受不住那种钻心似的疼痛,秦初初应声倒地,扬起了一丝细幼的沙子。

轻咳了一声,秦初初这才强忍着眼中的泪水,缓缓的跪坐了起来。担心的看了一眼手上的东西,在确认没有丢落下任何一件东西之后,这才悄悄的松了口气。考虑了一下脚下的伤口,秦初初也顾不上形象了,整个人直接趴在了沙滩上。

午后的沙滩就像是在烧烤架上一般令人难耐,灼热的温度几乎要灼伤了她的皮肤。

豆大般的汗珠从她的饱满光洁的额头缓缓的滚落下来,而后一滴一滴的没入了沙子里。一切就只发生在一瞬间,抬头望了望前方的路,秦初初的心多少有些惆怅,这若是换在以前,只要走几步路就可以到了,此刻用爬行的,竟如此吃力。

头微微低下,咬住了一个蔬菜的袋子,而后利用双手一边将东西往前推动,一边将脚跪坐在地上,而后就这般跪坐着缓缓前进。

在汇报秦初初情况的那个男人瞳孔剧烈的收缩着,这一幕对他的**简直是太大了!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女人啊……

这温度且不论她了,就连他这种经过训练的男人都觉得有些头脑发热,何况她还是直接贴在了那片炽热的沙滩上,那种痛苦可不是三两句话就能说的出来的。

听到这里的时候,尤昊的眉头微皱,而后缓缓的将脚抬起直接架在了桌子上,这才慢悠悠的开口道:“是这样吗……”

那个男人抬手轻抹了一下他额头的汗珠,那个女人不热吗?光是看她的动作,他都觉得浑身燥热难耐了,到底是什么样的信念在支撑着她前进的?

可是若他知道秦初初是怀了一个月孩子的母亲,不知道又会如何作想?

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监视秦初初的男人这才开口继续问道:“是,不过她在爬行一会应该就能到别墅了,我还要继续监视吗?”

默默的点燃了一支烟,尤昊的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没有丝毫轻佻的样子,缓缓将烟雾吐出,这才悠然道:“不用了,你回来吧,这已经够了。”

这头的男人点了点头,这才挂掉了电话。有些顾虑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女人,他这才匆匆的转身离开。

终于在耗费了将近快一小时的时间里,秦初初终于爬到了水泥地上,而她的睡裤早就已经被磨破了,膝盖上的血水更是和水泥沙子混合在了一起。

暗自咬了咬牙,将眼里在打转的泪水轻轻拭去,秦初初这才勉强扶着墙壁站了起来低声自言自语道:“好痛……顾子辉,你这个**,自己去逍遥快活了,却让我一个人在这里受苦。”

双脚几乎都蜷缩在了一起,秦初初走路的姿势看起来更是怪异的厉害。

一瘸一拐的走到了房间内,秦初初便直接走回了大厅。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个大厅的某个橱柜里应该有急救箱才对,早上她在找钥匙的时候有看见。

凭借着记忆,秦初初快速的寻找到了急救箱,而后忍着疼开始为自己消毒了起来。

大厅内时不时的传来她吃痛而倒吸了口气的声音……

夜凉如水,这个时候的别墅与下午那时候的温度俨然就成了一个极大的对比。瑟缩了一下身子,秦初初盯着那被裹的惨不忍睹的脚心,有些无奈的别开了头。

犹豫了片刻之后这才连滚带爬的回到了房间,将房门用力的锁上,秦初初这才松了口气,而后无力的瘫软在了床上。

不需片刻,秦初初带着一身的倦意和伤口就缓缓的睡去。

窗外的风刮的有些大,可是似乎都影响不到她的睡眠一般。

天刚蒙蒙亮,顾子辉的眉头微皱,而后就缓缓的睁开了眼。抬头对视上的是陌生的天花板,他警惕的坐起身来,脑袋还带着一丝轻微的眩晕感。

有些无力的伸出手轻柔了一下太阳穴,左右看了一眼房间之后,顾子辉这才又重新躺回了枕头上。柔软的靠枕一瞬间就凹了下去,为顾子辉形成了一个最为舒适的角度。这种房间的装扮,除了尤昊那个男人,他想不到还会有谁会喜欢这种风格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