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完我,司少追妻火葬场 连载中

虐完我,司少追妻火葬场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心事 主角:温念司正霆

温念司正霆小说主角 温念司正霆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主角

《虐完我,司少追妻火葬场》小说介绍

作者心事最新编写的豪门总裁小说《虐完我,司少追妻火葬场》,这部《虐完我,司少追妻火葬场》堪称作者作品的经典之作。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替我生个孩子,他出世我们就离婚。”温念满心欢喜,最后却心死如灰,那男人冷血残忍,一颗心怎么捂都是凉的。温念终于幡然醒悟,离婚后头也不回,放下感情潇洒离开。三年后再度归来,不曾想,那个曾经冷酷无情的男人却没脸没皮的找上门,纠缠不休,死皮赖脸,却满是宠溺:“老婆我错了,咱们复婚吧。”温念冷冷一笑,轻启薄唇:“司先生,我们认识吗?”...

《虐完我,司少追妻火葬场》小说试读

第1章

入了夜,盛夏的晚风徐徐吹来,蝉鸣声在四周的草丛中不绝于耳,远处的潮水不断的拍打着海岸。

A市有名的滨斯威酒店就落座于此,即将拍摄电影的投资方今晚在这里举行宴会,来的一部分是参演这部戏的明星,另一部分则是各个投资方的代表。

酒店内是金碧辉煌的大厅,熙熙攘攘聚集了不少宾客,到处都摆放着珍贵的古董,墙上也挂着不少世界名画,四周是盘旋而上的楼梯,从顶部垂落下来的奢华吊灯,足足有三四米长。

温念是这部戏的编剧,独自坐在不起眼的昏暗角落,精致的鹅蛋脸上卷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浑身上下都透露着灵气。

她刚从英国回来,在这里没有熟人,可这期间仍不断有男人因为她的美貌上前来搭讪,不过都被她冷漠的一一拒绝了。

与此同时,站在二楼那个极其英俊的男人将这一幕尽收眼底,身边的人为他点燃一支雪茄,深吸一口,白色的烟雾从口中缓缓而出,转身回了房间,“把她带上来。”

隔着那么远的距离,他还是一眼认出了温念。

身边的人接到命令,立刻顺着楼梯下去,寻找温念。

“这位小姐,我们少爷有请。”传到温念耳中又是厌恶的声音,她今晚已经被八个男人搭讪过了,连上这一个是第九个。

温念不悦的抬起头,并不友好的望着他。

一般来说,这时候来搭讪的男人就会自找没趣的走开了,可眼前之人不退反进,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小姐,我们少爷有请。”

是谁这么无礼?

她已经表明了态度,却依旧不依不饶:“你们少爷是谁?”

“我叫沐天,这是我的名片。”为首的男子自报家门,递出一张烫金的名片,接着说道:“小姐去了,便能知道少爷是谁。”

温念没接,沐天将名片放到桌子上,她轻轻一扫,看到了那几个刺眼的大字“司氏集团”。

“我若是不去呢?”她拢起眉,心中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窜起。

沐天后面站着几个强壮的黑衣人,应该是保镖,他正了正声:“小姐若是不去,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保镖凶神恶煞的望着温念,向她面前逼了逼。

她没有被吓到,可几个保镖堵在她面前形成了人形肉墙,挡掉了她眼前所有的光。

温念已经猜到是谁了,一定是他!

她双手握拳,闭目仰头,靠在沙发上,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小姐,请跟我们走。”沐天下了最后通牒,他家少爷脾气喜怒无常,等待时间也是有限的,她再不乖乖和他们过去,将要采取强制措施。

“不许伤害她。”沐天刚想让保镖把温念擒住,蓝牙耳机里传来了指令,只好作罢。

温念能感觉到危险正在靠近,她睁开眼睛,拿起随身带着的小方包,作势要站起来。

沐天以为温念终于配合他们离开,让保镖为她让出一条通道。

却不想温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踢掉了脚上的高跟鞋,迅速起身赤着脚就冲出去。

一路莽撞的行为,给人群造成了不小的骚动。

“少爷,那位小姐逃跑了。”沐天按住蓝牙耳机,询问是否要继续追捕。

一支雪茄已经燃尽,他随意的丢在地下,看着温念的身影在人群中晃动,冷冷吐出一个字:“追。”

沐天带着三个保镖围追堵截温念,分别堵住了通往外面的三道门。

温念慌乱之中本就不熟悉地形,看到那三位保镖的站位才反应过来那是通往酒店之外的路。

刚刚本来能直奔最近那道出口,她错过了最好的时机。

环顾四周,唯一的办法就是往旋转楼梯上去,这么大的酒店一定还有别的出口。

趁着人群还没有恢复秩序,温念灵敏的往左边那道楼梯上跑,如同一只受惊的兔子。

沐天发现温念上楼,没有再追,毕竟整个二楼都是少爷的人,轻按住蓝牙耳机:“少爷,她上楼了。”

二楼最深处的包间,男人端起酒杯,将杯中价格不菲的红酒一饮而尽,随后踏出房门。

慌忙跑上来的温念和他撞了个正着。

她的脑袋嗡的一下疼起来,还以为撞到了墙上,紧接着就被一股大力拉进了房间。

房内的温念只觉得自己被突如其来的一股力量摔落,与想象中不同的是摔下去并不痛。

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她一摸底下软绵绵的,好像是摔在沙发上了。

房间里灯光昏暗,隐约只看的到眼前人的轮廓有些似曾相识。

“你是谁?”温念迅速从沙发上爬起来,空间里安静异常,她都能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我?”男人说话的一刹那,房间里的灯被全部打开。

刺眼的灯光让她睁不开眼睛,她用手挡住,嘴唇微微的颤动着。

是司正霆......仅凭这她永远也忘不掉的声音就能猜到。

果然,还是逃不掉么。

“你在躲避什么?”他的声音如同地狱,不断的啃噬着她的灵魂。

司正霆强势的把她挡在眼前的手拽开,四目相对,往日里发生的一幕幕,如玻璃碎片般一点点拼凑起来。

【嫁给我,你们家的事情我会帮你解决。】

【替我生个孩子,孩子出世我们就离婚。】

......

温念以为过了这么久她应该忘记了,可再次见到司正霆这些事情好似是昨日发生的一般,历历在目,他说过的每一句话都深深刻入了她的心里。

看着眼前的男人,温念努力不让自己失态,在地上找到了自己的小方包便往门外走,完全漠视了他说的话。

“站住。”司正霆的声音里带着些许怒气,并不打算让这个敢忽视自己的女人轻易走掉。

她怔愣了片刻,像是没听见似的,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

外面有两个黑衣保镖守着,温念一拉开门,保镖就伸手把她拦住,她自然不是两个又高又壮的保镖的对手。

被迫停住脚步,温念依旧没有回头,语气中显示出不悦:“你要做什么?”

“我倒想问问,你为什么要回来?”司正霆将她拉到沙发上坐着,力气比刚才温和了许多。

温念昂首,精致的脸上回归了一副冷漠的姿态,一如面对刚才想搭讪她的那些男人一般,“司先生,我去哪里也需要向你报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