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之吞食天地 连载中

大唐之吞食天地

分类:历史军事 作者:楚香策 主角:陈灵策羽娘

《大唐之吞食天地》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大唐之吞食天地》最新章节目录

《大唐之吞食天地》小说介绍

主角叫陈灵策羽娘的小说叫《大唐之吞食天地》,它的作者是楚香策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军事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天宝十四年,大唐帝国爆发“安史之乱”。陈灵策穿越到一具死尸身上,发现乱世已拉开帷幕,他立志要牢牢掌控命运,绝不做受人摆布的棋子。于是凭借强大的系统辅助,他守孤城、平叛军、诛奸佞,创立武装组织“欹午”,成为影响天下局势的风云人物。中原战祸四起,又浮现百年前有关西北疆域的神秘传闻。危机四伏之下,陈灵策率领亲信破除一切阻隔,揭开被埋藏唐陵地宫的秘密,毅然和传说中的异族展开激烈搏杀.........

《大唐之吞食天地》小说试读

第九章火药之谋

“先生,前方兵营已经两日没有异动,是否需要潜入其营地探查一番?”

城楼之上,羽娘紧盯着安庆光营地,这几日营帐内平和,并无攻城之意,如此情形连续两日,就连陈灵策也放松了下来。

“那看来安庆光并未苏醒,你的箭术高超,入肉几寸理应知晓,若是此等伤势,那看来危险将至。”

陈灵策早就询问过羽娘射箭之时的力道,也预料到他会持剑格挡,所以大部分力道皆被长剑格挡,入肉也不过几寸,而安庆光身材魁梧健硕,想必不出两日,必能苏醒,而此子一旦苏醒过来,攻城便是要事。

“那依照先生看,还有几日?”羽娘疑惑问道。

“今日晌午,最迟不过子时。”

羽娘闻声眉头微蹙,她是万分信任陈灵策,而此时马璘的兵马还未归来,若真要面对大军逼近,也唯有启用陈灵策的计谋。

“呜呜呜呜~”

二人交谈之际,一阵悠扬号角声响起,来自安庆光的营地,是进攻的预兆。

“先生,他们来了!”

羽娘紧了紧手中长弓,反观陈灵策,心中已有决断,若是陈灵策不退,以命相搏,她便愿意舍命相配,共同进退。

“不必紧张,此子现在大病初愈,起兵即便迅捷也未必能料到我藏下的秘密,届时率军之人在城外吃了亏,他们必定不敢再往前半步,只需拖上最后一日,我相信马璘必定会出现在城外。”

羽娘没有多言,随即轻点颔首,立于城墙之上观望大军压境。

不到三刻钟,浩浩荡荡的安庆光兵马便驱驰而来,整顿休养三日,各个欲出兵交战,一显勇武。

“狄弘匹夫,尔等还不速速打开城门受降,你伤我将军,此仇不共戴天,你若主动受降,将军必会开恩,饶你一命!”

城门外,副将高呼,陈灵策笑着踱步到陈楼之前,望着无数兵马冷笑一声。

“告诉你家将军,若有胆子便进攻城池,本将军的奔雷弩可不是吃素的!”

此时城下副将大笑:“狄弘老贼,将军早已识破你的诡计,倘若真有什么奔雷弩,而今便不会形成我军压境之势,还不速速受降。”

陈灵策见几人劝说无异,一抬手,羽娘便又射出一支利箭,这副将也对此有了防备,看到箭矢便命人举盾护身,箭矢虽能折断宝剑,却不能轻易射穿军盾,副将见挡下了一箭,大声嘲讽陈灵策只会使些阴招,而今黔驴技穷。

“哈哈哈,没想到你为这一箭特意训练了的盾阵,那倒不如攻城试试?”

三言两语,副将便挥兵开拔,直取箕城。

“羽娘。”

陈灵策轻呼,羽娘便已了然其心意,搭上带火的箭矢,向着前方沙场之中射出一箭,副将吓得慌忙再次召盾牌抵挡,奈何此箭未等身前,便落了下来,不偏不倚插在地上。

“哈哈哈哈,就这箭,狄弘,你还是去喂奶吧。”

陈灵策微微一笑:“告诉你们将军,若受降于我还来得及。”

副将也懒得和陈灵策废话,当即挥兵进攻,无数兵马涌向城门,顷刻间,一阵剧烈的爆炸声响起,无数军马士兵各处纷飞,巨大的爆炸直接击退了数万兵勇,兵马死伤者无数。

“将军,有埋伏!”

大军当即勒马而停,不敢再进一步。

“如何,尔等还想再试试本将军的奔雷弩吗?”

副将沉思片刻,直接驱兵后撤,再次打消了攻城的念头。

“先生,当真守住了!这火药为何有如此威力?”

陈灵策笑而不语,他现在庆幸自己生在爆竹工厂,而今大唐炼丹之风盛行,硝石和木炭不计其数,他只是找了一小部分,按照爆竹的分量加上几倍,爆炸之后那便是如今这一番景象。

“若是有时机,我便去寻一铁匠,将此物重新铸造,届时别说区区安禄山,便是突厥联合尔等一同进犯,也不可抵挡此物。”

“那先生不如多制造一些埋在城下?他们若是攻城,定会炸得死无全尸。”

陈灵策摇了摇头:“不必了,此战之后,我等与安庆光的兵马已经转换了角色,要跑的是他们才是。”

另一边,受火药震撼的副将将方才之事一一禀报安庆光,只是一场爆炸便折损将近数百士兵,其中还不包括被陈灵策埋在地底的碎铁片,杀伤力更是惊人。

“噗!”

安庆光闻声,一口殷红喷涌而出,脸色瞬间变成了绛紫色。

“将军!将军!快来人!”

军医闻声急速而至,把脉探查之后皱眉说道:“将军这是怒火攻心,副将军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副将没想到自己所言之事竟然对安庆光造成了如此之大的**,当即屈膝下跪,双手抱拳:“将军,此战由末将率领,今夜再进攻一次,不拿下箕城,末将提头来见!”

安庆光摆了摆手,呜咽低语:“罢了,此子已预料我等一切先机,你率兵此行必定全军覆没,通知大军,撤退。”

副将听到撤退二字,眉头紧蹙:“将军,再给末将一个机会,今夜突袭,他必定始料未及,若能将其诛杀,此战必能拿下!”

看到副将如此执着,安庆光也不再多言,只得答应他再去一次。

“那你必要平安归来,届时狄弘本将军交由你来处置!”

“诺!”

副将说罢,踏出兵营,安庆光心中早已不知如何应对,只期盼副将此举能将城池拿下。

箕城城楼,陈灵策吹着晚风,听着小曲,不过几个时辰这天便要入夜,他依靠着躺椅望着远方红霞。

“先生,此战之后可有何打算?”

羽娘一边弹奏一边道出疑惑。

“此战还未结束,等到结束之后再做商议,我便是击退了安禄山的兵马一次,但也分身乏术守下无数次,唯有将安禄山这贼子擒获,天下方才有安生之日。”

羽娘最欣赏陈灵策的莫过于他心系天下的念头,而今天下大乱,能挥兵打仗之人不少,但心念天下百姓之人却屈指可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