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眼的她 连载中

耀眼的她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公子兰亭啊 主角:顾宸冬高旭初

《耀眼的她》小说全集免费免费试读(顾宸冬高旭初)

《耀眼的她》小说介绍

《耀眼的她》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作者是公子兰亭啊,主角是顾宸冬高旭初,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我们要什么样的自己?怀孕生孩子确实很辛苦,顾宸冬听了高旭初的话,男主外女主内,开启全职“鸡娃”之路。不是说“鸡娃”娃儿就一定是那个塔尖上的人,她这个娃儿从小就反抗,和高旭初营业式夫妻,婆婆刁钻,她怼娃儿怼老公怼婆婆,日渐活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这是她吗?这不是她!“鸡娃”不如“鸡”自己,她决定重新找回自己。一边是大男子主义老公、刁钻婆婆、熊孩子,一边是职场,两大修罗场考验着她,关关难关关过,她仅用两年拿下极为难考的CPA证。事业成功就是她追求的“自己”吗?不是的,她要赢取的是对女性的一份“尊重”。...

《耀眼的她》小说试读

“有没有你自己心理有数,行了,我就不跟你说了……”顾妈妈挥一下手,转身回自己屋去。

顾妈妈虽说是个说一不二之人,但不是个跟女婿过不去的人,改造别人哪改造得了的?不如自强。

顾妈妈可是个在自己家中独立自主,在女儿家也是独立自主的人,不用依靠谁,谁也别想支配她。

这一点顾宸冬最初不太理解,总觉得妈妈自私,但日渐也理解。

女儿总是会随妈的,现在的顾宸冬慢慢地向自己的妈靠拢,兴许她还不太知觉,但事实就是这样。

都怎么了这一个个的……在高旭初眼里,女人就是个谜。

顾宸冬一晚上都没回房,就在书房里睡。

“别不开心,晚上请你吃大餐。”

早上顾宸冬出门的时候看到了贴在房门上的便签。

这是一顿饭的问题吗?

顾宸冬把那便签揉了一团。

家里静悄悄的,她有些丧气,去餐厅看一眼桌上的早餐,蔫蔫地端杯喝一口牛奶,拿那面包狠狠撕一口。

好像盯着她似的,莫玟来VX问她考得怎么样,都还没说什么,顾宸冬都觉得满屏的嘲讽。她狠狠地那面包吃了去,给她回过去,当然是实话实说,她还没虚伪到要骗人。

“我都说了吧,有那么容易?”

果然不出所料,嘲讽是**裸的,她懒得再回她,把手机扔餐桌上。

但那手机不依不饶地响。

还来劲了不是?

她正要关机,谢岩菲的V也来了。

她叹息,告诉谢岩菲她没考过。

“慢慢来,不急,不是五年的吗?你知道当初我考心理咨询师考了多长时间?三年。”

“那也比五年的短。”她回过去。

谢岩菲应该是笑了。

“别较这个真,第一次考权当试水,下回就好了,下回你继续考这两门,肯定过!”

顾宸冬还不知道要不要继续考呢,她加了个CPA考试群,里面的全是在职工作的,只有她是全职主妇,她这次没过,大家都给她鼓励。说全职主妇考五十多分已经很不错了下次考一定过,这样的话顾宸冬觉得又刺耳又无地自容。

“我可能要放弃了。”

谢岩菲直接来视频电话。

“冬冬,这不是你。”

“就是我。”顾宸冬有些来气。

“莫玟说得没错,我坚持不了,我自大自狂,眼高手低……”

“不要这样想!”谢岩菲郑重道。

“这只是你想出来的!”

顾宸冬怔了怔。

谢岩菲接着道。

“冬冬,一切在于你,明白不?之前你信心百倍,现在信心全无,这都是你想出来的,换句话说,你想要有自信就能有自信,不想要它也就没有。”

顾宸冬怔在那里。

“所以冬冬,不要气馁,事情并不像你想的那么难。”谢岩菲继续道。

顾宸冬还是犹豫不决。

这时高妈妈来了,也是见面就问她考得怎么样了,一听说没考过,然后就又是那句“没那么容易的”,顾宸冬那正窝着火于是就和婆婆怼了起来。

这正吵着,顾妈妈回来了,女儿受委屈那还得了,于是就加了战局。

这一次顾宸冬没有出去,而是把自己关进了房间里,外面怎么吵都只当没听见。

“说两句还说不得了?没考好不敢认啊?本来就这个年纪了,考不好也正常,这么听不得人话……”高妈妈絮絮叨叨的。

“你不会说人话就不要说,不是人类能说好人话吗……”顾妈妈不甘示弱。

顾宸冬戴上耳机懒得听,她跑到群里找人说话,这会儿是上班时间,在线的人不多,好久才那么一个人上来说一句话。这个女孩叫楚曦,说起来还是她原来单位的员工,她走的那会她还没来。楚曦现在也考证,税法已经考过了,还差四科。

聊着聊着楚曦建议她一边工作一边考证。

这都忙不过来了还一边工作一边考证?

但是有实际案例理解起来不更容易吗?刷题不更容易吗?更何况在会计师事务所有那个氛围。

有道理。

顾宸冬猛一醒神,但是有一个问题很实际,以她现在这个年纪且又近十年没工作谁会要她?

事在人为!楚曦鼓励她。

可以吗?顾宸冬不太有自信。

楚曦建议她可以重新回来,投百嘉誉会计师事务所试看看。百嘉誉如今是国内前十的名所,可不好进。再说了她一个出去了的人再回去,任谁都不会要,更何况她现在一无是处。

不试你又怎么知道?何况已婚生育女性并没那么受排斥,用人单位排斥的是未婚到婚育年龄女性。楚曦给她带来一个用人单位重要观点。

那问题就是自己的年龄了。

这个楚曦这么说,顾宸冬真有点动心了,内心又有了那么一点新生机。

但是高旭初能同意吗?

考证意见都那么大了,更何况上班?

可考证的目的就是重回职场啊。

顾宸冬想了一上午,午饭后和妈妈说。

“好事啊!”顾妈妈无比赞成。

“我还真怕你要放弃呢。”

“可是……”顾宸冬迟疑着说出顾虑来。

“你考证的最终目的是什么?”真是母女俩想到一块去了,顾妈妈问。

顾宸冬笑笑。

“重返职场。”

“那不就结了?现在只是提前而已,小高有什么理由反对?”

对啊,只是提前而已!

顾宸冬重获信心,于是应了高旭初晚上的饭局。

直男高旭初还是懂点浪漫的,这顿饭选在了他们第一次约会吃饭的地方,十多年了这个地方一点都没有变,顾宸冬还记得当时因为怕给对方留不好的印象,斯斯文文的这不敢吃那不敢吃。后来她问了谢岩菲她们,谢岩菲就没有那样,想吃什么就吃。现在反过来了,现在人家谢岩菲一眼看着就是个有品味的女人。

高旭初选在这个地方足见他用心,可顾宸冬这高兴劲不到三秒,原来高旭初赢了那场很难打的官司,这是为他庆功呢。顾宸冬恼火,三下五除二把自己要上班的事给抖落了出来,也不管什么气氛了,本来想着好好哄哄高旭初达成自己的愿望,好了现在不用哄了。

“你要上班?”高旭初显然是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

“是啊。”顾宸冬显得极不以为意,边吃边道。

“本来就是要上班的嘛,要不然考个证来干嘛?”

“可你还没考得。”情急之下直男本色回归。

顾宸冬“啪”地放下筷子。

“哎呀……”高旭初连忙道。

“我没有泼你冷水的意思,这次不行下次加油呗。”

“这么说你当我考证考来打发时间?”顾宸冬没好气道。

高旭初抿一下嘴。

“我是说考证不就是为了拿个入场券吗?你当初不也是这样想的吗?”

“可现在为了顺利考下这个证,所以才要提前上班。”

“这个班你说就上的啊……”

顾宸冬彻底生气了,拿包就走,她都嫁了个什么样的老公?都不奢求懂她了,还事事唱反调、事事泼冷水,要早知道这直男直成这样的,她肯定不嫁。

“哎,你怎么说走就走啊?”高旭初连忙追去。

“饭都还没吃完。”

“气饱了!”

“我说你心眼就那么点大吗?”

“我心眼是不大,那你找一个心眼大的!”顾宸冬狠狠甩开他,不管不顾向外跑。

真是不可理喻,女人怎么动不动就拿这种话来说?高旭初也气。

这时餐厅的人都看过来了,高旭初连忙招手叫服务员结账。

顾宸冬打车离开,她去找谢岩菲。

高旭初拎着两大袋打包的菜出来,哪里还有顾宸冬的人影?气得他完全不想给她电话。

顾宸冬到和谢岩菲说好的西餐厅等她,她听谢岩菲的话边吃边等。

她独自吃着西餐,高旭初没有电话也没有VX,内心倍感辛酸。

她要是继续家庭主妇下去那就更要被欺负死!

她现在终于明白了妈妈之前那样的放狠话,说她总有一天会后悔的,现在终是应了妈妈那句话。

谢岩菲很快来了。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是我不好意思,害你丢下客户来这里。”顾宸冬连忙放下刀叉。

“你吃你的……”谢岩菲示意。

“要不点一瓶红酒?我请客。”

顾宸冬当然不会自顾地吃,她擦一下嘴,道。

“好啊,不过哪能你请呢?”

“我请我请……”谢岩菲示意服务员过来下单。

酒上来之后,顾宸冬道。

“要是以前知道这鬼高旭初这么直男,我肯定不跟他。”

谢岩菲喝一口水,笑笑道。

“你这是纠结这个婚姻还是纠结眼下重返职场所遇到的困难?”

顾宸冬怔怔。

谢岩菲又笑笑,道。

“没别的意思,就是说眼下最为要紧的事是什么事?”

顾宸冬抿嘴。

“重返职场的困难。”

“嗯。”谢岩菲示意道。

“这样的思路是对的,你就沿着这个思路思考就是了。因为婚姻已是事实,除非有不可忍不可原谅的事情,其他的矛盾都可化解或可容忍,大家都知道的,婚姻就是容忍。”

“嗯,我知道,婚姻不是恋爱,这么多年过来了我懂,婚姻就那么一回事,搭伙过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