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眼的她 连载中

耀眼的她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公子兰亭啊 主角:顾宸冬高旭初

主角顾宸冬高旭初小说免费阅读 顾宸冬高旭初做主角的小说

《耀眼的她》小说介绍

顾宸冬高旭初为主角的小说名字叫《耀眼的她》,这本书情节十分有意思,大家可以去阅读,小说讲述了:我们要什么样的自己?怀孕生孩子确实很辛苦,顾宸冬听了高旭初的话,男主外女主内,开启全职“鸡娃”之路。不是说“鸡娃”娃儿就一定是那个塔尖上的人,她这个娃儿从小就反抗,和高旭初营业式夫妻,婆婆刁钻,她怼娃儿怼老公怼婆婆,日渐活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这是她吗?这不是她!“鸡娃”不如“鸡”自己,她决定重新找回自己。一边是大男子主义老公、刁钻婆婆、熊孩子,一边是职场,两大修罗场考验着她,关关难关关过,她仅用两年拿下极为难考的CPA证。事业成功就是她追求的“自己”吗?不是的,她要赢取的是对女性的一份“尊重”。...

《耀眼的她》小说试读

顾宸冬原是一名会计,怀孕那年差点流产,单位本身就忌惮孕期女职员,再加上第一胎金贵,于是便辞职在家养胎。

于是金贵的儿子高少辰便出生了,高少辰降临的那天,顾宸冬觉得吃多少苦都值得,发誓要好好培养儿子。她那么聪明,还有老公是律师,怎么都能培养个优秀的儿子出来吧?再加上赢在起跑线上,不得早早施教?

这样一来,顾宸冬就没打算回职场了,培养儿子是一项伟大工程,男主外女主内,功劳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高旭初如是说。高帽一戴,顾宸冬这个全职妈妈的标签算是定下来了。

全职“鸡娃”,首先顾妈妈就不同意,女人怎么能没有工作呢?哪能全指望男人的呢?顾妈妈就是因为不屈服于大男子主义之下,这才离了婚,那时顾宸冬刚小学毕业,为此她恨死妈妈了。母女俩关系一直来不冷不热,于是顾宸冬让她别管她,当初您不也是一意孤行离婚吗?那您就别管我。

还有一个人不太赞成的,就是顾宸冬的闺蜜谢岩菲。谢岩菲比顾宸冬早一年生孩子,她觉得还是不能把工作丢掉,于是她把孩子送回了老家由爷爷奶奶带,她建议顾宸冬也这样。这多少有点看不起全职主妇,顾宸冬是这样想的,两人还一度闹得有点不愉快。

但另一位闺蜜莫玟力挺顾宸冬,因为她也打算全职“鸡娃”,顾宸冬的儿子出生的时候她怀孕八个月,已经早早打算全职“鸡娃”了。

她们三人是大学同学,毕业后一起留在了文德市,恋爱、结婚、生子,都是前后脚的事。她们也算是在这个城市扎下了根,所以谢岩菲就想把自己的命运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有工作就能有“自己”。顾宸冬则认为“军功章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夫妻俩不就得和互相合作嘛,哪能净想着自己?而莫玟是纯粹老公养得起家,她不想那么累,女人怀孕确实累,莫玟在怀孕期间产生这样的想法也无可厚非。最重要的是现在孩子教育那么重要,不早早做计划哪行?所以顾宸冬和莫玟就在一条战线上了。

“鸡娃”不得早早抓起?还没会走路就得抓了,这就又引来婆媳大战,以前我们都没怎么管高旭初,那他现在不也是精英律师了?我的孩子我来管!顾宸冬可不当受气小媳妇。

虽说公婆没和顾宸冬他们一起住,但这个问题是根“刺”,这么多年来没少“大战”。

转眼高少辰九岁了,小小年纪戴上了眼镜,这个小高鬼得很,自打懂事起就跟顾宸冬对着干。

“你看你都把我逼出个小眼镜来了……”

“我就值八十分,你非得逼我一百分……”

“对不起我有错……我不是天才……我的亲妈你就饶了我吧……”

常常把顾宸冬逼得一阵狮子吼。

“我对不起你好吧?”

熊孩子不好带,在家三年准能让一个体面女性变成“狮子吼”,何况这在家九年呢?

顾宸冬是真抓狂,逮着高旭初就发牢骚。

“好累啊,老公……”

“是你老公好累……”

高旭初喝得醉醺醺地回来,十天有五天是醉鬼状态回家的,换他的话说我养家容易吗?

“你天天在家累什么累?活儿有阿姨干,你就接送一下孩子能有多累?”

“孩子是一天蹦上来九岁的?”

“不是有保姆的吗?”

“我给他辅导不累?”

“那是培训班的功劳……”

“高旭初!”顾宸冬把他的外套一甩,恼了,转身回房去。

“哎呀你这个人……”高旭初就算醉也知道老婆恼了,他追上去。

“脾气怎么那么大?”

“我脾气大?对!我脾气大,你试看看天天带熊孩子脾气大不大?”

“耐心一点嘛……”

“我不够耐心?丫环一样伺候你们爷俩……”

“怎么又扯上我了?我哪又得罪你了?”

“你当这是旅馆不是家,你当夫妻是营业式夫妻……”

“瞧你说的……不是说好了你主内我主外吗?主外不都得这样吗?我要是天天在家你就又会嫌弃我窝囊了……别不知足……”

“是!我不知足,我给人当丫环不知足……”

“胡搅蛮缠不是?冬冬啊,你看看你现在……就一骂街泼妇……”

“高旭初!”顾宸冬怒目瞪他。

高旭初举手投降。

“好……姑奶奶我错了……给我弄杯蜂蜜水好吗?”

顾宸冬不理他,转身进屋“砰”一声重重把门关上。

“老婆……”高旭初瘫墙上。

那边房门开了,高少辰揉着眼睛出来。

“吵死了……”

高旭初起身去揪他耳朵。

“又惹你妈生气了是不是?”

“我今天测验数学考了八十分。”高少辰挺有理的。

“我就只能考八十分了,非逼我考一百分……”

“八十分啊?”高旭初大手揉他的脸蛋。

“换我也生气……”

“可是奶奶说了,爸爸小时候也没考一百分,现在不照样是大律师?”

“现在你是我儿子!”顾宸冬出来了,满脸怒容。

“高旭初,你好好跟你妈说清楚,不要再给高少辰灌输那套读书无用论……”

“怎么就读书无用论了呢?我妈没有这样啊,只是要求咱快乐教育嘛……”高旭初站起身道。

“让你悠着点……高少辰戴眼镜这事你有责任……”

“嗬!倒是我的责任了?是谁说要好好教育孩子的?”

“是要好好教育孩子,但没让你把他眼睛给弄坏了……”

高少辰近视又散光,这事儿高妈妈把全责推到顾宸冬身上,见一回叨一回。

“近视有遗传!你近视我近视,高少辰近视很正常……再说了,不是可以做矫正手术吗?你我都做了,有什么问题吗?”

“你这是推卸责任,我都后悔做这个手术了,风险是青光眼!你就不为孩子想想……”

“好,我有错,是我对不起你们爷俩好吧?”顾宸冬转身回去又“砰”一声把门关上。

“母老虎……狮子吼……”高少辰在那里吐舌。

“你小子……”高旭初一掌轻拍儿子脑后。

“少惹你妈生气,好好考不行吗?”

高少辰好委屈。

“爸爸,我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

高少辰人小机灵鬼,从五岁起就会和爸妈顶嘴了,仗着有爷爷奶奶撑腰,又知道自己是独生子,全家必须宠他,就越发放肆。写作业不是偷看漫画就是玩玩具,再要么就是喝水频频上厕所,为上厕所这事顾宸冬好顿揍他。结果高少辰向奶奶告状,奶奶第二天就杀过来了,那意思是我不干涉你辅导儿子功课,但打我孙子就不行。如此循环,顾宸冬能不累吗?

高少辰虽然淘气,但嘴甜拿他没办法。而且学习也真没有倒数的,在班上就中等吧,换奶奶的话说,就一普通人家孩子,认命吧。一会说自己儿子是精英,一会说自己孙子是普通孩子,顾宸冬是服了这个“精分”奶奶。

这一回顾宸冬是气大了,第二天一早起来就开溜,早餐不做也不送儿子去上学,就让高旭初试试带儿子是不是那么容易,这些年来高旭初只把儿子当玩具,回家来逗逗玩玩,当然轻松了,儿子当然可爱了。

“你这是好的了……”

莫玟边晒衣服边和顾宸冬说。

“婆婆只是偶尔来一趟,我这就住在这儿了,更烦躁……”

一说起来婆婆的事,莫玟又开始絮叨。莫玟这边和婆婆住一屋檐下,事情就多起来了,自打莫玟女儿出生,大事小事没少碰撞,反正每次顾宸冬一来,都变成莫玟的“出气筒”。

莫玟原来的长头发剪了,齐耳短发有点乱,脸色发黄,这还是往日那个御姐吗?

顾宸冬再往屋内环顾,跑步机上挂着袜子、小孩背心乱七八糟的。她再也没有心情坐下去了,找了个借口快速离开。

出得来她长吐一口气。

三十五了,转眼她们都三十五了,都黄脸婆了。

谢岩菲原来是柜姐,后来考了个心理咨询师证,现在一家心理咨询机构当心理咨询师,听说一次咨询下来收费好几百呢。

许久没见谢岩菲了,顾宸冬开车去找她。

要见谢岩菲可不容易,得预约。知道是顾宸冬,谢岩菲让她在会议室里等她一起吃中饭。

顾宸冬坐在会议室里,似曾相识的感觉,她有多久没有踏进职场环境了?一切仿佛隔世。

顾宸冬再看看自己的衣服,她立马跑去玻璃窗那里照。里面的人齐肩梨花头,还好她上周新做的造型,身上衣服也还好,但脸色不太好,她没有化妆,整个人气色不太好。工作的人和不工作的人区别是天上和地下。

黄脸婆!

顾宸冬脑内一闪,她恨不得马上离开这里,她拿包正要离开,那边门推开,谢岩菲进来了。

谢岩菲本身苗条,淡蓝色小西装搭领带这么一穿,妥妥知性白领一枚,齐耳短发又不失柔美。

顾宸冬不由得再看一眼自己。

“不好意思啊冬冬,让你久等了,饿了吧?咱们去吃日料,好久没一块吃饭了。”谢岩菲热情地拉着她道。

以前是谢岩菲在顾宸冬面前抬不起头,现在到顾宸冬抬不起头来了,她尴尬笑笑道。

“我、我得回去买菜了……”

怎么就说到买菜了呢?说别的不行吗?

“这么久不见,说什么也得吃完饭再走……”谢岩菲拉着她往外去。

总不能甩手就走,顾宸冬只能跟着走了。

这一带是商务区,这会吃中饭熙熙攘攘,到处都是白领们的影子。

昔日自己不也这样吗?

顾宸冬恍如隔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