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太飒,渣总连连跪下 连载中

前妻太飒,渣总连连跪下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神经西西 主角:叶知鸢傅竟琰

前妻太飒,渣总连连跪下叶知鸢傅竟琰小说结局完整版免费阅读

《前妻太飒,渣总连连跪下》小说介绍

《前妻太飒,渣总连连跪下》小说是神经西西的倾情力作,该小说主角是叶知鸢傅竟琰,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豪门总裁小说,值得推荐观看。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叶知鸢嫁给天之骄子傅竟琰,全城艳羡。可突生异变,她莫名其妙成了监控视频里的杀人凶手!被误会、被凌辱、被抛弃,叶知鸢只剩半条命,那男人却仍不愿放她走。浴血归来,她要渣男贱女一个个都跪在她脚下!只不过,这姓傅的还不等她开口就眼泪汪汪:宝,是我该死,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孩子不能没有爸爸……叶知鸢翻着白眼,只想换个新马甲,再继续虐他!...

《前妻太飒,渣总连连跪下》小说试读

凌枭是叶知鸢继母邢娇的表弟,年纪叶知鸢大十岁,一直以长辈自居。

当年邢娇带着叶凝住进叶家的时候,凌枭也经常跟着过来,那时候的叶知鸢还曾经真的将凌枭当做一个关心自己的好人……

她那时候,真的太傻了。

眼下,再次骤然见到凌枭,叶知鸢只觉得自己忽然间不会呼吸了。

那张熟悉的脸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就连嘴角挂着的笑都依旧还是那么让人毛骨悚然。

他的身影渐渐靠过来,让她想起经年前的夜晚,同样的情形,同样的影子,和同样邪笑着的凌枭。

叶知鸢控制不住地颤抖着,想要转身就逃,却发现脚软得根本站不起来。

“鸢鸢,我看着背影就特别像你,一路找来,果然,你还是那么迷人。”凌枭的声音不大,但是魔鬼一般的声音却重重敲打着叶知鸢的神经。

“你……你怎么……回来了……”叶知鸢觉得舌头都快要转不动了,她没想到,凌枭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停在叶知鸢的面前,凌枭邪气地拿起搭在叶知鸢红果肩头的一缕头发,放到鼻下,深深地嗅了一下,闭上眼,深深地吐了一口气,才眯着眼睛看向已经吓得面色惨白的叶知鸢。

“我回来了,开心吗?你知道这几年在国外,我有多想你吗?”凌枭说着,伸手搭上了叶知鸢的肩膀。

条件反射一般地,叶知鸢迅速推开了凌枭的手。

“别碰我!”叶知鸢的声音急促而尖锐,顺势往后退了退,背部抵到了窗边。

她退无可退,凌枭更加肆意地笑着,凑了上来,伸出手,将叶知鸢困在了臂弯中。

叶知鸢只能尽力地缩着身子,冰冷的窗户贴在她**的背部,外面的寒意几乎要渗透到她的骨头里去。

低下头,凌枭贪恋地嗅着叶知鸢身上的气味,只觉得眼前的小女人就像是一个落单的小猎物一样,充满了诱惑。

凌枭轻轻地吹着叶知鸢的耳根,温热的气息不停地挑逗着她的每一寸肌肤,她不停战栗着,身上白皙的皮肤已经开始变得潮红。

凌枭很满意叶知鸢这样恐惧的样子,她还是那样弱小,那样软糯。

“你看看你,都瘦了,怎么,你的老公不懂得怎样怜惜你吗?”凌枭戏谑地说。

叶知鸢紧紧地闭着双眼,尽可能地贴在墙上,她能想象得到凌枭邪气又得意的样子,太令人发毛了。

“鸢鸢,他不好,不如回到我的身边来……”凌枭继续对着她蛊惑,声音尽显撩拨,“我最知道怎么宠爱你了,你忘了吗?”

那些不堪入目的情形再次涌向叶知鸢的大脑,那段不堪回首的过往再次被揪出来,叶知鸢仿佛看到了曾经痛苦无助的自己,忍不住使劲地抱住自己的头,声泪俱下:“你走开……别过来!”

“叶知鸢,你在干、什、么。”傅竟琰的声音中明显带着极力克制的怒意。

叶知鸢却像是遇到救星一样睁开了眼睛。

傅竟琰穿着裁剪合身的藏蓝色高定西装,修长的身形被修饰的堪称完美,但是他眼中难以遮掩的怒意杀气腾腾,恨不得将叶知鸢钉在墙上。

凌枭悠悠地转过身,看见站在面前面色阴郁的傅竟琰。

他整了整西装外套,戏谑地笑着说:“原来是傅总啊!我只是没想到能在这里偶遇多年不见的外甥女,跟她叙叙旧而已,傅总何必生这么大的气?”

凌枭细长的眼眸眯起来,他虽笑得不痛不痒,但面对着背景强大的傅竟琰,他并不想起什么正面冲突。

回过头,看着缩在墙角的叶知鸢,凌枭轻轻地将她光滑肩头上的碎发扫去,极尽暧昧地说:“乖孩子,有事情记得来找舅舅,我会一直等着你的……”

说完,凌枭从叶知鸢的身边走过,挑起唇角,给了傅竟琰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听着凌枭离开的脚步声,叶知鸢抱着头的双手才缓缓放下来,小心地睁开了眼睛。

傅竟琰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他逼近叶知鸢,低下头来,冷峻的声音让叶知鸢遍体生寒。

“**。”

叶知鸢侧身从傅竟琰的身边挤过,虽然他的到来赶走了凌枭那个恐怖的家伙,但是他现在也是个极端危险的人。

“我让你走了?”原本想要赶紧溜走,但是傅竟琰还是喊住了她。

叶知鸢下意识地站住,小腿肚子微微打颤。

“给我过来!”傅竟琰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将她拖进旁边空着的包间。

“傅总……”原本跟在不远处的助理周行叫他。

傅竟琰回过头:“别废话!”

看着傅竟琰阴下来的脸色,周行知道总裁今天不会那么轻易地就放过叶知鸢了,心中也暗自为这个曾经他们都很有好感的总裁夫人捏了一把汗。

傅竟琰攥着叶知鸢的手腕,进门后狠狠一甩,叶知鸢站立不稳,踉跄几下跌倒在了沙发旁边。

傅竟琰松开袖口,压抑了很久的怒意终于喷发:“说吧,你怎么在这里?!”

叶知鸢撞到了伤口,疼得直吸冷气:“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