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都狂豪 连载中

神都狂豪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肥茄子 主角:楚云苏明月

楚云苏明月小说全文 《神都狂豪》完整版阅读

《神都狂豪》小说介绍

神都狂豪》是最近热门的都市生活小说,该小说主角是楚云苏明月,这本小说世界观非常宏大,内容十分精彩,非常推荐阅读,此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赘婿楚云受尽白眼,并在婚后第二天离奇失踪。半年后,他如一头野兽搅动风云,王者归来。他踩着尸骨登高绝顶,蓦然回首。本该泯然众生的女人一步未落,像一只倔强的凤凰,陪他登山入海,陪他看江山如画。...

《神都狂豪》小说试读

谭丽霞飞双颊,难以自禁。

亏得老左手续办得快,要不她都想钻地缝了。

“你可以走了。”

老左进屋时,手里拎着袋子。里面装的是楚云进来时被没收的“作案工具”。

对此,楚云毫不意外。

他起身与老左握手,笑道:“给你们添麻烦了。”

老左哭笑不得,无言以对。

“不想给人添麻烦就收敛点。”谭丽刚被挤兑得很不爽。“这是法治社会,有特权也不能胡作非为。”

楚云看了谭丽一眼,面不改色道:“我只是做一个男人该做的事,仅此而已。”

也不想跟谭丽计较,楚云接过老左递来的物品袋:“给谭警官找个对象吧,她精力太旺盛了,连我这种有妇之夫都不放过。”

“你胡说八道!”谭丽俏脸通红,银牙紧咬。“你以为你是谁?我会打你主意?”

“瞧,被揭穿了心思恼羞成怒。”楚云拎着物品袋走出审讯室。

留下两位警官大眼瞪小眼。

……

苏小小心情复杂而矛盾。

被送往警局后接受了缜密的盘问。她有问必答,不偏不倚。并没因为楚云是她姐夫而有所隐瞒。

让她撒谎?给假口供?

道德和修养不允许她这么做。

录完口供,她被送往休息室。好巧不巧,同学林霜也在。

姐夫打了林霜小叔,她心中有愧。进屋后打招呼,林霜冷哼一声,并不理睬。她只好无奈坐在角落。

随后,警方人员送来茶水。一人一杯。

再然后,苏小小面前摆满了水果、饮料。进出的警员也格外和蔼可亲,嘘寒问暖。仿佛挨打的人是她。

待遇上的悬殊让林霜极度不满,也心生疑惑。

直至楚云毫发无伤地来到休息室,彻底令林霜炸毛。

反观苏小小,也是满脸惊愕。

把人打成那样,他居然没事了?甚至比配合调查的自己更早获得自由?

“小小,我们走吧。”楚云走上前,轻声软语。

苏小小怔愣不动,摸不着头脑。

“你们是怎么查案的!?我小叔白挨打了?”林霜大发雷霆,质问跟在楚云身后的老左二人。

老左使了个眼色,谭丽会意,颇为抗拒地将其带走。

“楚先生,你们随时可以离开。”老左说罢,很礼貌地关上了房门。

楚云没事了,他还得擦**善后。

休息室只剩这对男女,见苏小小不动,楚云很贴心地为她倒了一杯热茶,说道:“他们没为难你吧?”

“我要说为难了,你是不是还要在这里动手?”苏小小直勾勾盯着楚云,娇躯微微后倾。

她想和这个有严重暴力倾向的男人保持距离。

半年而已,他怎么从一个懦弱无能的废物变成了嗜血野兽?

面对小姨子凌厉的质问,楚云莞尔一笑,将热茶放在他的面前,点头说道:“我会。”

苏小小娇躯一颤,脱口而出:“你真是个疯子!”

“我已经很克制了。”楚云点了一支烟,缓缓坐在苏小小对面。那原本散漫的眸子里,跳跃着漆黑的光芒。仿佛浩瀚星辰,深不见底。

苏小小用力咬着红唇,生平头一次放肆凝视楚云那平凡无奇的脸庞。

她想知道,这窝囊姐夫究竟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如此心性大变,让人恐惧。

而且,连警方也奈何不了他!

苏小小不傻,她知道林霜的小叔对自己有想法。可不管如何,他还没实施行动,言谈举止也很礼貌。哪怕楚云看出什么端倪,口头警告一下不行吗?非得用这么极端的手段?

“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吗?”苏小小盯着楚云,娇躯发颤。

“他对你不怀好意。”楚云抽了一口烟。

“可他什么都没做!”苏小小提高了音量。

“想也不行。”楚云面色平静。

“你太霸道了!”苏小小很生气,甚至愤怒!

可不知怎地,她心中始终脆弱着、敏感着的某个地带,莫名充实。

“你是第一个夸我的苏家人。”楚云面露微笑。

苏小小差点气晕。

他还是如此的厚颜**,但不一样的是,曾经的他懦弱无能。现在,他变成了野兽。

“不早了,你明天还要上课。”楚云起身道。“姐夫送你回学校。”

苏小小接受这个建议,却与楚云保持了距离。比曾经厌恶他时,距离更远了。

楚云笑了笑,没放在心上。

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对危险的判断和处理手段也截然不同。

楚云拥有超乎常人的执行力和坚不可摧的意志,这也是他曾缔造传奇的基石。

不知不觉,二人来到学校门口。

苏小小停下脚步,默默转身道:“你真有本事,就去分担我姐工作上的麻烦。”

“我说过了,你姐并没有解约。”楚云说道。

“那我婶婶——”

“你宁愿相信满嘴跑火车的陈秀玲,也不信杀伐果断的我?”楚云满脸严肃,尊尊教诲道。“小小,做人不能听什么就信什么,你得学会判断,要识人认人。就说陈秀玲和你的关系能有咱俩亲?她儿子不过是你堂弟,我和你姐的儿子可是你亲外甥。得喊你姨。”

苏小小头都听晕了,将信将疑道:“我姐真没丢工作?”

“我骗你有什么好处吗?”楚云掷地有声道。“反倒是你姐没了工作,我就真要喝西北风了!”

“**!”

苏小小痛心疾首,苏家到底造了什么孽,招了这么个上门女婿?

目送苏小小回学校,楚云这才打车回家。

在警局折腾了一晚,刚好符合他聚众酗酒的晚归时间。

只是刚进家门,他就被客厅摆放的几个行李箱吓到了。

他回明珠可没什么行李,所以不用不考虑被苏明月扫地出门。可那几个行李箱是怎么回事?

苏明月坐在客厅看电视,穿着很单调的居家服。保守、刻板,大夏天的长衣长裤,明显充满警惕心。

“这是干什么?”楚云换了鞋,好奇问道。

“卖房子还债。”苏明月目不斜视地盯着电视,液晶屏幕散发的荧光辉映在脸庞上,梦幻而迷人。

楚云腹诽:薛朝青还没打电话通知吗?

“就算要还债也不用卖房子吧?”楚云急了。“你要把房子卖了,我去哪儿住啊?”

面对楚云自私之极的疑问,苏明月仍是万分平淡:“有我住的地方,就不会让你露宿街头。”